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只要我活一天就要和肝癌战斗一天

发布日期:2021-09-27 07:04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和全国自然科学与高新技术的综合研究与发展中心,建院以来,中国科学院时刻牢记使命,与科学共进,与祖国同行,以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为己任,人才辈出,硕果累累,为我国科技进步、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贡献。更多简介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中科大”)于1958年由中国科学院创建于北京,1970年学校迁至安徽省合肥市。中科大坚持“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的办学方针,是一所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为主、兼有特色管理与人文学科的研究型大学。

  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始建于1978年,其前身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12年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国科大实行“科教融合”的办学体制,与中国科学院直属研究机构在管理体制、师资队伍、培养体系、科研工作等方面共有、共治、共享、共赢,是一所以研究生教育为主的独具特色的研究型大学。

  上海科技大学(简称“上科大”),由上海市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共同举办、共同建设,2013年经教育部正式批准。上科大秉持“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培养创新创业人才”的办学方针,实现科技与教育、科教与产业、科教与创业的融合,是一所小规模、高水平、国际化的研究型、创新型大学。

  5月22日午后,突然传来消息,一代医界传奇、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肝脏外科的开拓者和主要创始人吴孟超于13时02分在上海逝世,享年99岁。

  记者曾面对面采访过吴孟超院士。7年前的那天下午,在等了一个半小时后,记者终于见到了当时已经92岁高龄的吴孟超。他并不是没有时间观念,他的秘书偷偷地说:“吴老一到病房就走不出来了,他愿意待在那里。”

  记者也曾几次前往海军军医大学采访过吴老的亲人和学生,在他们的心中,身高只有1.62米的吴孟超,绝对是一个世界的巨人!

  “我们能不能把‘肝癌大国’的帽子扔到太平洋里去?”几十年来,吴孟超的这句话激励着一代代医学专家勇往直前。然而这天,他却带着对中国肝脏外科事业的眷恋和梦想,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这一生有三条路走对了:回国、参军、入党。如果不是在自己的祖国,我也许会很有钱,但不会有我的事业;如果不在人民军队,我可能是个医生,但不会有我的今天;如果不是加入党组织,我可能会做个好人,但不会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分子。”

  1922年夏天,吴孟超出生在福建闽清。因为家境贫寒,在他3岁时,父亲就背井离乡到马来西亚谋生。5岁那年,吴孟超跟着妈妈到马来西亚投奔父亲。很快,小孟超就帮着家里舂米、割橡胶了。

  “父母尝够了没有文化的苦,再穷也要让我认字、读书。”于是,上午割胶、下午上学,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到17岁。吴孟超读书刻苦、用功,成绩总是数一数二。而正是那段时间割胶,他把割胶刀玩得飞舞。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吴孟超深受抗日救国思想影响。初中毕业时,身为班长的他和同学们商量,把毕业聚餐费捐给国内浴血奋战的抗日将士,得到一致同意。不久,他们竟然收到了朱德、发来的感谢电。那封感谢电像烧红的烙铁一样,深深地印在了吴孟超心里,成为他一生难以忘却的红色记忆。

  回国到延安找,上前线去抗日!这是他当时最迫切的愿望。1940年春天,吴孟超约好同学一起登上回国的轮船。他们一路车船颠簸,经新加坡、过越南,自昆明入境。

  吴孟超一直记得1949年上海解放时的情景。那天,天刚蒙蒙亮,他打开宿舍临街的窗户,发现马路边躺着一排排和衣而睡的解放军战士,沿街商铺的门静静地关着,没有半点嘈杂和喧闹。他被眼前这支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的军队深深地震撼了。早就对充满向往的他,此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我一定要加入这支队伍,跟党走。

  1956年,吴孟超的夙愿终于实现。这年3月,他光荣地加入中国。5月,如愿参军入伍。

  2017年8月,96岁生日前一周,他还守在手术台上4个小时,为病人切下10公分大的中肝叶肿瘤。他说:“中国‘肝癌大国’的帽子还没有扔进太平洋,我还要继续同肝癌斗争!”

  我国是肝癌高发国家,但肝脏外科却一度被认为是“生命禁区”。20世纪50年代初,国内肝癌防治领域一片空白,身为外科医生的吴孟超开始向肝脏外科领域进军。一位国外专家看到吴孟超简陋的研究环境后傲慢地说:“中国肝脏外科要赶上我们的水平,起码要30年!”

  吴孟超听后,愤然写下了“卧薪尝胆、走向世界”8个大字,立志将自己的奋斗方向与党和国家的需要紧密结合在一起。

  经过成千上万次解剖实验,1957年,吴孟超“三人小组”首次提出肝脏结构“五叶四段”解剖理论,中国医生从此找到了打开肝脏禁区的钥匙。1960年,他主刀完成我国第一例肝脏肿瘤切除手术,实现了中国外科这一领域零的突破……几年时间,吴孟超就将中国的肝脏外科提升至世界水平!

  吴孟超不愿意只当一名“开刀匠”。他常说,他开了一辈子刀,但开一刀只能延长一个病人的生命,还挡不住有人继续患上肝癌,这对每年新发几十万肝癌患者的中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最终解决肝癌难题,必须靠基础研究,找出肝癌的发病机理,找出肝炎向肝癌转化的根本原因,能够在早期预测、早期诊断和预防上做好文章。

  “在学术领域,最强调的是开创。”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孝平告诉记者,“吴老翻译出中国第一部肝外科教材《肝胆外科入门》,出版我国第一部《肝脏外科学》医学专著,创立了肝脏外科的关键理论和技术体系,创造性提出‘五叶四段’的解剖学理论,建立了‘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的肝脏止血技术,率先成功施行以中肝叶切除为代表的一系列标志性手术,建立了我国肝脏外科的学科体系……这些方法和理论现在全世界都在用。”

  早在10多年前,就有人劝吴孟超,您都80多岁了,早已功成名就,也该享受生活、享享清福了,再站在手术台上,万一有个闪失,别影响了一辈子的声誉。吴老却笑着说:“我不就是一个吴孟超嘛,名誉,那算啥?只要我活一天,就要和肝癌战斗一天!”

  5月22日午后,突然传来消息,一代医界传奇、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肝脏外科的开拓者和主要创始人吴孟超于13时02分在上海逝世,享年99岁。

  记者曾面对面采访过吴孟超院士。7年前的那天下午,在等了一个半小时后,记者终于见到了当时已经92岁高龄的吴孟超。他并不是没有时间观念,他的秘书偷偷地说:“吴老一到病房就走不出来了,他愿意待在那里。”

  记者也曾几次前往海军军医大学采访过吴老的亲人和学生,在他们的心中,身高只有1.62米的吴孟超,绝对是一个世界的巨人!

  “我们能不能把‘肝癌大国’的帽子扔到太平洋里去?”几十年来,吴孟超的这句话激励着一代代医学专家勇往直前。然而这天,他却带着对中国肝脏外科事业的眷恋和梦想,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这一生有三条路走对了:回国、参军、入党。如果不是在自己的祖国,我也许会很有钱,但不会有我的事业;如果不在人民军队,我可能是个医生,但不会有我的今天;如果不是加入党组织,我可能会做个好人,但不会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分子。”

  1922年夏天,吴孟超出生在福建闽清。因为家境贫寒,在他3岁时,父亲就背井离乡到马来西亚谋生。5岁那年,吴孟超跟着妈妈到马来西亚投奔父亲。很快,小孟超就帮着家里舂米、割橡胶了。

  “父母尝够了没有文化的苦,再穷也要让我认字、读书。”于是,上午割胶、下午上学,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到17岁。吴孟超读书刻苦、用功,成绩总是数一数二。而正是那段时间割胶,他把割胶刀玩得飞舞。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吴孟超深受抗日救国思想影响。初中毕业时,身为班长的他和同学们商量,把毕业聚餐费捐给国内浴血奋战的抗日将士,得到一致同意。不久,他们竟然收到了朱德、发来的感谢电。那封感谢电像烧红的烙铁一样,深深地印在了吴孟超心里,成为他一生难以忘却的红色记忆。

  回国到延安找,上前线去抗日!这是他当时最迫切的愿望。1940年春天,吴孟超约好同学一起登上回国的轮船。他们一路车船颠簸,经新加坡、过越南,自昆明入境。

  吴孟超一直记得1949年上海解放时的情景。那天,天刚蒙蒙亮,他打开宿舍临街的窗户,发现马路边躺着一排排和衣而睡的解放军战士,沿街商铺的门静静地关着,没有半点嘈杂和喧闹。他被眼前这支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的军队深深地震撼了。早就对充满向往的他,此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我一定要加入这支队伍,跟党走。

  1956年,吴孟超的夙愿终于实现。这年3月,他光荣地加入中国。5月,如愿参军入伍。

  2017年8月,96岁生日前一周,他还守在手术台上4个小时,为病人切下10公分大的中肝叶肿瘤。他说:“中国‘肝癌大国’的帽子还没有扔进太平洋,我还要继续同肝癌斗争!”

  我国是肝癌高发国家,但肝脏外科却一度被认为是“生命禁区”。20世纪50年代初,国内肝癌防治领域一片空白,身为外科医生的吴孟超开始向肝脏外科领域进军。一位国外专家看到吴孟超简陋的研究环境后傲慢地说:“中国肝脏外科要赶上我们的水平,起码要30年!”

  吴孟超听后,愤然写下了“卧薪尝胆、走向世界”8个大字,立志将自己的奋斗方向与党和国家的需要紧密结合在一起。

  经过成千上万次解剖实验,1957年,吴孟超“三人小组”首次提出肝脏结构“五叶四段”解剖理论,中国医生从此找到了打开肝脏禁区的钥匙。1960年,他主刀完成我国第一例肝脏肿瘤切除手术,实现了中国外科这一领域零的突破……几年时间,吴孟超就将中国的肝脏外科提升至世界水平!

  吴孟超不愿意只当一名“开刀匠”。他常说,他开了一辈子刀,但开一刀只能延长一个病人的生命,还挡不住有人继续患上肝癌,这对每年新发几十万肝癌患者的中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最终解决肝癌难题,必须靠基础研究,找出肝癌的发病机理,找出肝炎向肝癌转化的根本原因,能够在早期预测、早期诊断和预防上做好文章。

  “在学术领域,最强调的是开创。”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孝平告诉记者,“吴老翻译出中国第一部肝外科教材《肝胆外科入门》,出版我国第一部《肝脏外科学》医学专著,创立了肝脏外科的关键理论和技术体系,创造性提出‘五叶四段’的解剖学理论,建立了‘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的肝脏止血技术,率先成功施行以中肝叶切除为代表的一系列标志性手术,建立了我国肝脏外科的学科体系……这些方法和理论现在全世界都在用。”

  早在10多年前,就有人劝吴孟超,您都80多岁了,香港开奖结果,早已功成名就,也该享受生活、享享清福了,再站在手术台上,万一有个闪失,别影响了一辈子的声誉。吴老却笑着说:“我不就是一个吴孟超嘛,名誉,那算啥?只要我活一天,就要和肝癌战斗一天!”



上一篇:医者仁心!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冬天查房会先捂热听诊器 下一篇:昆士兰大学应用金融学硕士